菠友APP
当前位置: 首页 > 堡垒之夜 > 资讯

最幸运的搅局者:堡垒之夜的2018回顾

2019-01-25 10:59:16 作者: 队长 来源:小獾电竞 分享:

  2018年的游戏界有很多的精彩故事,但其中过程最鬼马新奇、结局最意想不到的故事一定是属于《堡垒之夜》的。2亿玩家,打破历史纪录的24亿美元单年收入,创下直播平台收看纪录,侵占各大社交媒体的游戏舞蹈……巨无霸级别的影响力似乎跟《堡垒之夜》“小儿科”的卡通风格有些对不上号,发生在Epic Games身上的,是将每一步棋都恰到好处走对了所产生的巨大胜局,当然还少不了些许运气。

  从磕磕绊绊开发了5年出来的“扑街货”,摇身一变成为大洋彼岸的年度霸主,《堡垒之夜》的2018,就像在不断地掷骰子,每次扔出的都是一个“六”。

  Ⅰ、救命稻草

  时钟拨回2017年7月份,已经多年没有推出新游戏的Epic Games发布了自己研发了长达五年多之久的《堡垒之夜》——一款多人塔防射击游戏。这款卡通画风的“打僵尸”游戏是Epic Games对多人在线玩法的首次探索,漫长反复的开发周期也展示了其转型的阵痛,期间他们还把自己的招牌系列《战争机器》全权卖给了微软,颇有不成功便成仁之势。

31.jpg

  游戏终上线,反响却平平。重复度高、难度过简、缺乏可玩性都是玩家抱怨的点,遭到冷遇的《堡垒之夜》,远远达不到Epic Games心目中新时代多人游戏爆款的目标。而彼时,新推出不久的《PUBG》正如日中天,3个月卖出了500万份游戏,玩家们也似乎难以从这股“吃鸡”热潮中脱身去关注别的游戏。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的火热对于此时的Epic Games来说就是一根救命稻草: “同样是多人游戏,同样有射击玩法,如果我们也做一个大逃杀模式的话......”在短短60天的时间内,Epic Games就变戏法般地《堡垒之夜》推出了自己的大逃杀模式。卡通画风、简化射击、融合建造要素……《堡垒之夜》的大逃杀模式看上去足够有个性,但与《PUBG》完全相反的风格也让人们怀疑它是否真的能从后者手上分一杯羹。

  结果出乎每个人的意料,新模式在2周的时间内收获了1000万玩家。《堡垒之夜》的免收费制就像打开了一扇大闸,用极低的门槛和吸引力十足的表现形式换来了体验成本的降低,从而支撑兴趣不高的玩家去进行尝试,而其非常规的新颖玩法也这个过程中渐渐受到更多认可。

  另一方面,《PUBG》实在不是一个能打的对手。 外挂满天飞,服务器崩溃,游戏的大卖并不能掩盖其乌烟瘴气的社区环境,《堡垒之夜》的出现给了不少玩家一个逃离的新去处。眼见玩家慢慢流失,蓝洞公司还气急败坏地指责《堡垒之夜》抄袭了《PUBG》,但略显尴尬的是,《PUBG》也并非唯一一款拥有大逃杀模式的游戏,何况,它用的还是Epic Games公司的虚幻引擎。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一个简单的尝试,一个完美的时机,让Epic Games离他们梦寐以求的爆款又近了一步。

  Ⅱ、赚大钱

  在看见了《堡垒之夜》有着看不见的上限后,Epic Games决定all in,停掉了运营了2年的多人射击MOBA游戏《帕拉贡》,全力押注《堡垒之夜》。于是在中国玩家们其乐融融过大年之际,《堡垒之夜》在西方市场不仅完成了对《PUBG》的反超,还掀起了一阵新的风暴。

  游戏直播平台Twitch成为了《堡垒之夜》的重要阵地。2018年2月份,《堡垒之夜》联手Twitch推出活动,玩家只要购买成为Twitch的订阅会员,就可以获得游戏中限定的皮肤和武器,这让平台的观众和游戏的玩家数量同时以指数级别增长,《堡垒之夜》主播们的身价更是暴涨,瞬时成为游戏圈内最有影响力的一批人。

  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人物莫过于27岁的主播Ninja,在《堡垒之夜》出来之前,他有着50万的观众粉丝,6个月后,这个数字变成了125万。对《堡垒之夜》“玩得最早+玩得最好”让他从一个小有名气的主播变成了毋庸置疑的当红炸子鸡,在整个2018年,Ninja的直播频道总共有2.18亿个小时的观看时长——这比排在第二的拳头游戏(9500万小时)和第三的Shroud(8600万小时)加起来还要多。

32.jpg

主玩《堡垒之夜》、月收入超过50万美元的Ninja同样是2018年的大赢家

  游戏在直播平台的流行大大帮助了其用户圈层的扩大的同时,游戏内的盈利手段也愈发丰富与成熟,“Battle Pass”正是其中的杀手锏。购买了“Battle Pass”的玩家会获得一系列的任务(比如获得特定场次胜利),只要在这个赛季完成任务便可以获得相应的奖励,这个设置给玩家提供了目标感,而其随机性也增加了游戏的黏性,限定皮肤设置更是给到玩家特权体验感。

  二月份收入1亿美元、三月份2亿美元、四月份3亿美元……“膨胀”了的Epic Games开始了下一阶段的战略 ,在通过免费制将收费门槛降低后,还要扫清设备的障碍。利用作为引擎厂商强大的技术优势,Epic Games再次出人意料地将《堡垒之夜》快速搬上了移动平台,没有意外则是游戏吸金效果的延续,iOS版在200天内就收入3亿美元,这个速度比《王者荣耀》和《皇室战争》都要快。

  从临时起意的“蹭热点”,到以风暴之势制霸全游戏平台、成为直播宠儿,做到这一切的《堡垒之夜》仅用了半年多的时间。

  Ⅲ、美国版“王者荣耀”

  2018年的夏天是《堡垒之夜》最热的时候。

  正如2017年春节期间的《王者荣耀》,《堡垒之夜》在美国同样成为了各大媒体板块的头条和身边每个人谈论的对象,疯狂程度有过之无不及。再度发挥了自己的“蹭热点”功力的《堡垒之夜》这次突破了游戏圈,势要为自己在大众流行文化圈中争得一个席位。

  在根据热门动作电影《疾速特攻》推出了相应皮肤之后,《堡垒之夜》还跟去年的暑期档大片《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来了一次大联动,直接把灭霸毫无违和感地搬进了游戏里面;更不用提将社交媒体上流行的舞蹈动作在游戏里呈现,并引起运动员、名人们的纷纷效仿。

33.jpg

《疾速特攻》皮肤

34.jpg

游戏中的灭霸

904057c13a579067271f50d96846f92ad7eee23a.gif

出现在运动场上的游戏动作

  幸运女神似乎一直站在《堡垒之夜》这一边,意见领袖们有意无意的助攻成为了推动其效应扩散的最后一剂燃料。

  某天,在社交媒体上有着5000万粉丝的说唱歌手Drake突然想玩一把《堡垒之夜》,有人建议他跟Ninja双排,于是他私信了Ninja,正好赶上对方在直播。双方一同游戏的过程吸引了63.5万观众的围观,轻松翻倍破掉了Twitch此前的单频道观众人数的纪录。

  根据Twitch与Epic Games的事后确认,这次直播并非是有目的的宣传活动,单纯是玩家间的自发行为,而最火歌手×最火游戏×最火主播带来的效应毫无疑问是惊人的,随后像NFL的橄榄球明星JuJu、同为说唱艺人的Travis Scott等也纷纷加入到游戏当中。说唱歌手、运动员、演艺明星这些对于年轻一代有着极大影响力的意见领袖的发声,让《堡垒之夜》对于非核心玩家的影响力再上一个台阶。

35.jpg

2018年的“流量王”、身价超过1亿美元的歌手Drake

  人红是非多,《堡垒之夜》的火爆同样为自己在身上安上了多个靶子。蓝洞公司继表示不满后,还将Epic Games告上了法庭;网红们控告游戏抄袭他们的舞蹈动作;家长和老师纷纷投诉游戏让小孩子沉迷;NBA教练抱怨球员因为玩游戏也休息不足;就连流媒巨头Netflix都称《堡垒之夜》是他们抢夺用户时间的最大对手,这都是游戏热潮引起的连锁反应。

  TGA的年度最佳多人游戏、创历史纪录的24亿美元收入、数不尽的头条封面……2018的《堡垒之夜》,呈现了游戏影响力在大众范围内达到顶峰的模样。

  Ⅳ、未来,游戏之外

  一顿狂欢与喧嚣过后,翻开Epic Games的履历,我们会发现他们最核心的基因永远都不是关于游戏本身。这家成立于1991的公司并没有诞生过多少爆款游戏,反而是其开发的虚幻引擎一直是游戏研发领域的中坚。《堡垒之夜》的成功,给Epic Games带来的是更足的底气叫板其他行业大咖,拓展自家业务。

  炮轰Steam抽成太高,绕过谷歌商店自己发行游戏……低调而强硬 ,这一直以来都是Epic Games的行事风格。Tim Sweeney,这个热心的环保主义者、喜欢喝60%水+40%健怡可乐自调饮品的Epic Games创始人身价在2018年已经达到71.8亿美元,远超V社的创始人G胖。

  一年过去,Epic Games依然动作不断:在游戏方面,《堡垒之夜》加入玩家自建玩法,走UGC模式,同时豪掷1亿美元作为其电竞赛事的奖金池;在虚幻引擎商场方面,将Epic Games与开发者分成比例降低到88%:12%;在平台方面,Epic Games推出了Epic Store,同样以88%:12%分成比例正式向Steam发起挑战。一年过去,手上多了《堡垒之夜》这张王牌的Epic Games将会继续推进自己的泛游戏业务布局。

  《堡垒之夜》的成功是一个唯快不破,是一个的精准打击,在正确的时刻第一个站在正确的位置上,让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毫不费力。 在线游戏的生命周期有限,《堡垒之夜》终有一天也会成为历史,但在2018的游戏页上,那个五光十色的尬舞身影永远会是值得谈论的有趣对象。

小獾内容页二维码.jpg

菠友
美图
菠友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80445号 Copyright 2014-2020 XXADC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50479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