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竞
当前位置: 首页 > 英雄联盟 > 新闻 > 外服资讯

IG教练专访:Ning训练最少TheShy剑姬背锅

2018-11-16 10:26:04 作者: 队长 来源:hupu 分享:

  11月16日讯 近日外媒INVEN发表一篇题为《6개월 만에 세계 최고가 된 두 사람 - 김정수 감독&원상연 코치》(入队六个月就成为世界最佳-金晶洙教练与Mafa教练专访)一文。原文(译文)大意如下(转载请标明译者、来源以及原文出处)

2.jpg

  如同梦一般的S8世界总决赛在本月三日卸下了帷幕,经历了近一个月的拼杀,最终由来自LPL赛区的IG战队夺得了最后的桂冠。这届比赛也创造了很多个“第一次”,第一次在韩国境内进行世界赛的全部比赛,也是LPL赛区的战队第一次拿下冠军,还有C9战队成为历史上第一支打入四强的北美战队,以外还有第一次韩国战队在八强就全军覆灭等多样的记录。

  虽然比赛版本和选手们出色的发挥很大程度上帮助了IG,但这也同样是我们并不陌生的两位教练一手促成的,曾经毫无关联的两人今年开始了合作,其中性格如烈火一般的金晶洙教练以用自己强烈的气场掌控全场,帮助队伍最后捧杯。

  当然,在他身后默默付出许多的Mafa元相延教练也应该记一个大功,早早地就在中国开始执教工作的元教练以更为柔和的方式管理队伍,虽然一直和冠军擦肩而过,但也为IG成为最顶级战队打下了基石,在金教练入队后,他分享了三年以来积累的关于IG的所有信息,之后只用了短短了的六个月时间,两人就通力合作帮助队伍成为世界最佳。

  Q 这是第一次两位一同在韩国接受专访吧,看上去有些别扭。

  金晶洙教练(以下简称金):能有这样的机会对我们来说有很大的意义,之前我们一起合作但只有我接受采访,现在可以一起接受采访我很开心。

  元相延教练(以下简称元):之前只有我单独在队里的时候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成绩,所以也没机会接受韩国媒体的采访,之前就想如果能够夺冠我一定要接受一次采访,现在实现了这个愿望很棒。

  Q 虽然两位在一起合作的时间并不长,但能感觉到两位非常信任彼此。

  金:我入队比较晚,在之前元教练已经在执教许多年了,中文也已经说得很熟练了,在很短的时间内适应生活和了解队伍的方面上给了我很大帮助,在一起工作的时间长了,关系也就变得很好了。

  元:到现在为止我已经做了三年教练了,在这段时间里从没有在韩国教练手下学习过,虽然是第一次和韩国教练一同合作,但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我们还是高效地完成了许多。

  Q :第一次听到要与金晶洙教练一同合作的消息后有什么想法?

  元:在那之前我一直独自从事教练一职,经常感到很吃力,感觉还需要一个人帮助才能拿出更好的成绩,所以就向队内拜托找一个新的教练,另外第一次见金教练,就确信日后他会是那种愿意倾听选手们的意见的教练。

  金:当时我也有很大的负担感,在正式入队之前元教练就曾说过希望和我合作,之后才慢慢促成了这件事,他先主动邀请了我,所以我也没有过多考虑就加入了队伍,到现在为止我们两人从没有吵过架。

  Q 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都做了些什么?

  元:其实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开始聊了下有关队伍的事,后来边吃东西边聊了一些有关吃的话题。金:当时也不只是光在吃东西......跟他讨论了一下选手们的特性,IG的选手们乱战打得比较多,我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让他们在激进的打法中掌握运营的方法。

  元:我们队伍的特点就是建立在个人能力的基础上去用进攻性的打法终结比赛,所以和金教练聊了下如何在这种打法的基础上将运营能力融入进去,后来也反复和选手沟通,强调了运营的重要性。

3.jpg 

  Q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能拿到世界冠军实属不易,能谈谈这一过程吗?

  金:确实十分不容易,对于Rookie选手来说一路走来还算过得比较顺利,队内的中国选手们大都自尊心很强,也很有表现欲,我让他们尽量去丢掉这种表现欲,尽力去打得稳定一些,另外Rookie真的为了这支队伍牺牲了很多,看着他努力的样子,慢慢地其他队员也都更加重视团队协作了。

  元:我从业三年来感觉要改变一件事真的是很艰难的,虽然选手们一直嘴上说着YES,但我真的不知道他们是否能够理解我的话。但是,自从金教练入队后马上就开始着手改变,从拿到的成果上来看算是产生了不错的效果吧,另外我也能够感受到选手们都成长了很多。

  Q :曾想过能拿下S8世界总冠军吗?

  金:这件事想都没想过,之前我认为我们比起KT和RNG都还存在着很多方面上的不足,主要就是在实力上,我这么想主要是因为在训练赛里输给这两支队伍太多次了。

  我们的队伍在这次世界赛上经历了两次成长,在连续两场输给FNC战队的时候是第一次,那天我们连退场的大巴都没做,沟通一直做到了很晚。当时对下路两人强调了下路赢线时的运营打法和输线时的运营方法,因为JackeyLove和Baolan两个人在15分钟里一直在线上出问题,所以跟他们讲了一些线上调节的方法;然后第二次成长就是面对KT的那场比赛了,战胜了夺冠大热门后,我就觉得也许我们也可以(争冠)。

  元:在S8世界总决赛开始前我见了很多朋友,当时我对他们说只要签运好避开RNG和韩国队伍,我们应该可以进决赛,运气很好确实避开了RNG,但还是抽到了KT,让我倒吸一口凉气,但最后战胜KT的一瞬间我就感觉到我们有夺冠的命,当时两个最大的夺冠热门都被淘汰后,我们的夺冠可能性也自然而然地上升了。

  Q :和比赛无关,当时是否感觉到有要拿冠军的征兆?

  金:八强比赛前我做了一个梦,我和TheShy一起在路上走着,两个混混跳出来要抢我们的钱,虽然我不太会打架,但很神奇的是我竟然把那俩人都打翻在地,TheShy也一直守住了我们的钱没被抢走。

  然后在决赛之前也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只很大的女王蜂,有人身子一半那么大,边上有很多人,但那个蜂只追着我跑,然后在我右臂上咬了一口就逃走了,我从梦中醒来后右臂疼了有一个多小时,一直都睡不着,真的是一个很真实的梦,不过我也不知道那个是吉梦还是凶梦,如果有了解解梦的朋友请帮我分析一下(笑)。

  Q :经历了艰辛的过程后,终于站到了世界之巅,当时是怎样的反应?

  金:虽然觉得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但还是十分开心,觉得有点难以置信,Rookie当时一直在哭,所有人都晕晕乎乎的,我在那之后的几个小时里都是脑子里一片空白,队里的工作人员还用韩语祝贺我,反正就是开心上天了。

  元:除了开心以外已经想不起别的了,现在也很难描述当时的心情了,不过现在回看过去最开心的时候是3-2战胜KT的那场赛后,艰难地战胜了以前的老东家,所以更让我印象深刻。

  Q :现在看来这次S8世界赛也是老KT选手们相聚的一次机会,有没有和他们聊些什么?

  元:比赛在釜山进行的时候和KT出身的朋友们聚在一起喝了点酒,不过因为还是在进行比赛,所有彼此都很提防(笑),特别是Ryu选手和Ssumday选手都是和我们一个小组的对手,都没敢和他们聊有关游戏的东西,不过最后来看把老队友一个个都淘汰了的我才是最后的大赢家吧(笑)。 

  Q :在S8世界赛中有一场RNG和Gen.G战队的比赛中,初期RNG的战术布置引起了人们的讨论,Perkz选手对此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金:那个事,我们真的很委屈,那个时期,没有任何练习赛的信息可以和其他队伍分享,他直接针对LPL来说这种话让我很生气,S8世界赛是非常严肃的俱乐部之间的竞争,又不是什么联赛间的对抗比赛。IG战队的全体成员都只希望IG能打好比赛,EDG和RNG的比赛结果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这是无论和谁说都不能改变的事实,除了洲际赛以外,别的时候没有必要和其他队伍合作和共享。

  元:那件事确实是Perkz做得不对,又没有确凿的证据就说那样的话,我们并没有做过那样的事,训练赛信息绝对没有被泄露。

  Q :现在我们想听听两位自己的故事,能讲下你们自己执教的风格吗?

  元:我是那种比较小心翼翼的性格,所以一般不会对选手们发火,但是也憋久了突然爆发的时刻,如果要强势地执教的话必须要和选手们保持一定的距离,我平常时候就和选手们像朋友一样相处,所以很难完全统领选手们,我偶尔对他们发一次火他们也有点不理解。

  金:随着我来到LPL也有些时日了,我现在与选手们交流都会很强势,我会很仔细地从出装到打法思路一点一点地做指导,另外我最重视的就是已经制定好的方式的打法,如果有人不能遵守这件事,无论是谁我都会狠狠训他,当然如果选手讲出合理的解释那就还好,但也没有什么理由完全就是顺着自己性子乱玩的话绝对会给队伍带来很大危害。

  如果用了教练所制定的英雄和打法但还是输掉比赛的话,那我就应该负责任,那种情况下我会保护我们的选手负全部责任,我对选手们说过,如果是有人做了那种危害队伍的事情的话我们的关系就到此为止了,这和输赢无关,我不允许我的队伍里有那种选手。

  Q :那么,S8世界赛中有没有出现过很生气的情况?

  金:我个人来说的话,当时和KT的八强战比赛中,我一直认为TheShy应该是我们的主力,但是第三局选的剑姬这件事上有些故事,他虽然玩这个英雄玩得很好,但是在那之前我们有预定要玩的一个英雄了,用那个英雄的话在整个阵容的构成上没什么问题,但他还是想选别的英雄,随后我们这一局也输掉了。

  在这局比赛结束之后,我们把想法跟他传达了一下,虽然剑姬很肥,但养肥这个英雄耗费了太大的成本,相反如果玩一开始我们预定好的那个英雄的话,既能保证组合的均衡,那个英雄在使用上也更加简单,如果不能放弃掉自己的那份表现欲,我们这届S8世界赛也就在八强到此为止了,我认为做不好这件事的队伍不配进四强。

  所以第四局比赛中我们换上了Duke,我们觉得能在线上给KT很大压迫感的TheShy对我们十分重要,所以特意训了他很久,之后TheShy还是希望上场比赛,他也选出了团队英雄,打出了不错的表现。

  Q :听说Ning是比较难以管教的选手,这是为什么?

  元:Ning这名选手练习量非常小,但他非常有实力,所以作为战队工作人员来看总是觉得蛮可惜的,虽然现在Ning把自己的能力都发挥出来了,但看着他展示自己个人能力的时候还是觉得不满足,他在自己不能CARRY比赛的情况下存在感很低,联赛进行中间经常出现那样的情况,让我们很费心。

  金:他是和我吵架最多的选手了,也确实是很难以管教的选手,他这种类型我第一次见,首先是练习量非常少,但是确实玩得非常好,但我觉得他时不时会有那种影响队伍氛围的倾向,因为自己非常固执的操作,经常出现在训练赛里打不出自己水准的情况,普通来说选手们打训练赛的时候如果觉得要输了就会说“GG”,这句话大部分时候都是在Ning嘴里说出来的。

  所以为了帮助他做出改变,我们也做了很多努力,但一直没有什么改观,索性我们就把目标放在了帮助Ning发挥出自己的才能的方向,之后我告诉上中下三条路只要Ning常使打架的话,打架就都往Ning处集合,让他们当Ning去反野的时候也不要丢下他一个人进野区,为了将Ning的CARRY能力和队伍的胜利建立起关联,需要三条线做出牺牲。

  正是因为做出了这些努力,Ning在最后也拿到了决赛的MVP,直到那一刻Ning才能够真心的理解和包容我们,一起吃饭,一起聊之前受过苦的日子,因为这个冠军,吃的所有的苦都有了回报的感觉吧。

  Q :想听一下你对曾受到粉丝们批评的JackeyLove如何评价。

  元:韩国粉丝们对JackeyLove的评价不高,但我们一直认为他是我们队内的一个宝贝,我从没有觉得他很差劲。

  金:我经常对队员说幸好JackeyLove在我们队里,性格也很好,能力也很强,沟通交流也很顺畅,也很适应群体生活,让人非常期待他的下一年。他目前非常容易紧张,不过这只是经验上的问题而已,希望大家能够一直关注他成长的这个过程。

  Q :曾听说你们与选手们有过很多摩擦,而且你们强势的风格也让很多粉丝们感到不舒服。

  金:希望粉丝们不要产生误会听我讲,如果教练和工作人员不可以对选手发火的话,这支队伍就没法存在,所以无论我去哪支队伍我都会让队伍不要对训练和成绩方面插手,比起好多人来干涉选手来说,我觉得把这种权力给一个定好的人,效果会更好。

  包括我们的队员在内,世界上所有选手都是“职业选手”,对于职业选手来说有必须要遵循的规矩,一支游戏战队并不是什么出去旅行的旅行团,每个选手都经历了不同的人生,为了把他们聚集起来放在一个队里,让他们一起打出好的表现,不能像管教孩子一样去做,当然更不能完全随自己性子去做,指导这件事必须要在双方都可以相互理解的情况下才能进行,如果越过了要遵守的那条线,就会变得无法相互信任。

  元:我认为在这件事上还是要一半一半分开来处理,该训斥的部分就一定要训斥,可以以之前的SKT战队为例,我认为之前SKT的崔炳勋教练和金正均教练一起在队内的时候是最理想的教练构成了,我们也是一个教练负责训人另一个负责去安慰队员。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情况下都可以以这个一半一半的方法来处理,就像前面金教练所说的所有选手都经历了不同的人生,所以有的选手对于训斥有自己的反应,有的选手则会通过安慰成长,我们会先分析这些选手,在那之后制定合适的指导策略。 

  Q :之前在龙珠战队曾经拿过一次夏季赛冠军,在舞台上接受采访时谈到了你之前的队伍,你也因此受到了很多批评。

  金:说实话是我有些轻率了,是我有些没过脑子说出来的话,本身是我自己的错误,既然已经说出去了我就不给自己找什么借口了,虚心接受所有批评,向因我的话受到伤害的粉丝们道歉。

  Q :老故事我们稍微放在后面,我们来聊一聊现在的你们,在IG拿到S8世界冠军后,2018年所有国际比赛的冠军都被LPL赛区赢下了,现在说LPL是世界最佳联赛也没什么错吧?

  金:比起说今年LPL很强势,我认为还是RNG在这一年里都很强势吧,我们只是和他们一同成长了而已,我到现在还是认为LCK十分有竞争力,目前运营方面比较细致的部分上LCK还是做得更加出色的,我不认为明年的LCK还会像今年这样无力。

  元:虽然说今年确实是LPL成绩出色,可以看作是超越LCK了,但我觉得这种看法还是只能以今年为标准,2018年里LPL的队伍们非常渴望这个冠军,也为此做出了极大的努力,但明年和现在也许就会不同了,只有到了那时才能知道,现在还没有哪个地方能自信满满地说自己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的。

  Q :仔细来讲,你们认为LPL比LCK更强的位置或操作打法是什么?

  金:我认为是打野,LPL的打野选手们玩得更加果断坚决,不会按别人制定好的规则下玩游戏,在职业圈里有种东西叫“约定好的卢路线”,但这种东西在中国很难见到,中国的打野们都会把自己能做的操作去主动的做出来,而不是遵循别人制定好的规则来玩。

  元:我和金教练是相同的想法,攻击性的打法上LPL的打野们确实做得更好。

  Q :在你们来看,如果想成为世界最佳,LCK和LPL还需要做什么?

  金:LPL来说,选手们还需要对于胜利有更多的渴望,还有必须要有职业精神,以我们队伍来说目前在这方面还有很多不足;LCK来说的话,需要打得更加大胆和坚决一点,想得越多可能胜率就会跌得就越多,不过随着我在中国工作了这些时间,也能体会到输得多了以后得到的东西也很多,所以也还是有做各种尝试得必要。

  元:LPL需要比现在变得更强的话,所有人都应该具备职业选手的认识;相反现在的LCK呢,用我们的话来说就是太油了,因为每场比赛都很重要,所以所有队伍都在保稳,尽力去避免挑战,这样不仅无法发挥选手的特点,还给队伍的发展留下了局限。

  Q :教练团队与选手间的上下关系是否可以看作为这个问题的原因?

  金:我个人认为并不是没有关联的,在中国,选手们把我当作朋友一样对待,也经常没大没小的跟我开玩笑,这在LCK是无法想象的一件事,当然我也不是说在中国的做法就一定是对的,但我还是认为选手和教练间的沟通上需要有一定的自由度。

  我们队伍的选手们相互间沟通的时候也是十分强势的,我也是那么做的人其中之一,但是LCK呢,每次采访或是队内沟通的时候选手都是在说自己犯的错如何如何,虽然沟通的时候对别人说过分的话是做的不对,但我觉得LCK的那种“无论如何错全在我”的心态也不太对。

  元:确实这种自由度上有很大的区别,在LPL就是会很平常地说自己想练习什么英雄然后就玩什么了,但在韩国这种表达会被限制,即使选手想玩其他的英雄,也会因为教练或者工作人员带来的压迫感不敢张口,因为这种压迫感太过于强,选手们开始只被允许玩胜率更高的英雄,直到最后如果想玩什么新东西的话,直接会关系到职业生涯或是教练职位的那种感觉了,希望粉丝们也能够以一个宽广的胸怀来看待自己支持的队伍做新的尝试。

  Q :刚才谈到的,所谓的“职业选手”,难道不就应该一切以胜利为目的吗?

  金:当然比赛的胜利也很重要,就像我刚才所说的那样,我要求战队工作人员不要把对胜利的压迫感带给选手们,即使什么都不说选手们对于失败也十分敏感了,所以我不会给他们更多的压力,只有那样当我们尝试什么新东西的时候内心才能保持安稳踏实。

  “都怪你害得我们输了”这样的话在我们队里是不允许说的,另外“就因为你选的这个英雄害得我们输了”这种话也不能说,当然,是在所有人都遵循战术打法布置的前提下。

4.jpg 

  Q :韩国国内有人指出说有能力的教练团队都加入国外队伍了,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金:可能因为韩国队伍BP上的原因,最近这样的言论变得多起来了吧,BP这件事本身是选手和教练一同交换意见后决定的结果,并不是教练一个人走上舞台全按自己心意来做的,是以一直以来做的练习为基础,考虑了很多可能出现的情况后才能决定的事情,也可以看作为教练和选手之间约定好的事情。

  元:我并不能同意那样的话,目前在韩国工作的教练们也都有很强的能力,但是,不仅仅是选手,教练们也都在承受着超乎想象的压迫感,能扛过去多少十分重要。

  Q :日后是否还机会看到两位回到韩国工作?

  元:我本是就比较喜欢长期待在一支队伍里,因为还有入伍的问题什么的,现在我肯定是没法会韩国工作的,目前我还有些经验不足,害怕在遭受批评的时候内心受伤。

  金:我不仅在韩国,即使在全世界任何地方当教练,我都充满了自信,我不惧怕任何挑战。

  Q :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你们两人24小时都待在一起度过,互相不会腻吗?

  元:我想了一下,我好像有一个优点,就是我不怎么按时吃饭,金教练吃早饭的时候我在想着中午吃啥,他吃午饭的时候我又开始考虑晚饭的菜单了,实际我们在时间上不怎么发生冲突。

  金:其实现在还没有适应中国的食物......另外我们队伍一般在比赛的前一天开始禁止吃辣的食物,因为吃辣的东西多少出现过几次身体不适的情况,还是必须要注意一下的。

  Q :这次夺冠你们也获得了很多的奖金吧,你们打算把这笔钱用在什么地方?

  元:首先我打算给父亲买台车,然后会请我个人很感谢的三个人吃顿饭,其中有金正均教练(SKT教练kkOma),虽然不是每天都联系的那种关系,但他也算是把我带入英雄联盟圈子的,一直以来都很感谢的一个老哥。

  金:虽然没有买车那么多,但我也会给父母很大一笔钱,让他们买点自己想买的东西,也可以在周围亲戚朋友身上花一下。

  Q :一般在S系列赛拿到冠军的话,选手们都会给教练送一份礼物,你们队是怎样的?

  金:承録和义进虽然没给我礼物,但还是说希望明年还可以一起合作,虽然不会立刻送我礼物,但说到我生日的时候会送的(笑)。 

  Q :有没有感觉忘掉了什么?

  金:当然有,我正想聊聊有关浩成(Duke)的事,浩成真的是那种无论去哪支队伍都可以提供巨大帮助的人,作为职业选手来说,需要具备的能力中有一项是社交能力,浩成在这一项上简直是满分,作为队内的老大哥非常关怀小老弟们,也把队内氛围搞得很棒。

  虽然登场的机会不多,对他而言有些遗憾,但他从没有因此表达过不满,即使那样还是十分努力地在做,作为教练,我对他十分抱歉也十分感谢。

  元:虽然我们队伍的所有选手都出色,但我还是觉得能夺冠还是多亏了上路两位选手,浩成和承録两人中缺少一位我们的夺冠也不可能如此顺利。

  Q :因为这个冠军,明年你们无论去哪里工作都会有很大的负担了吧。

  金:在职业电竞圈里很多粉丝都是一直渴望着胜利和夺冠的,所以很难去一直满足他们,当然会有很大的负担,但不管怎么说我们会努力去做的,只能用结果来回应他们了。

  元:相反,比起负担来说,我反而产生了更大的野心,直到现在还没有触及过的MSI和LPL冠军是我们的新目标,我们有自信能做得更好。

  Q :还有没有其他想要说的?

  金:这次夺得了世界冠军这个荣誉,能有这样宝贵的经历,真的十分感谢元教练以及选手们,另外还有一位叫“小楼”的经纪人,她真的帮助了我们很多,多亏这些在后面默默付出的队伍工作人员我们才能够夺冠,感谢所有IG人。

  元:虽然金教练把话全都说了,但我还是要感谢一直为我们加油的家庭成员以及粉丝们,这次感受到了原来有好多一直记得我们的韩国粉丝,这也是我们能一直努力做下去的原动力。

  来源:INVEN

小獾内容页二维码.jpg

菠友
美图
菠友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80445号 Copyright 2014-2020 XXADC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5047988号